公务员热是当下社会不争的事实。2013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最终报名人数超过150万。热门职位接近“万里挑一”。再比如不少基层官员冒着被群众举报、组织查处的危险纷纷将官二代破格提拔。

但由于公务员不直接创造社会财富,所有花销都由纳税人负担,随着公民意识的觉醒,加上行政体制改革的滞后留下的寻租空间巨大,也往往成为社会监督的焦点。

也就是说,在今天,公务员无小事。

于是,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调查引起舆论广泛热议。日前,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《2012年度中国职场心理健康调研报告》显示,职场个人幸福感排名中,政府机关排名倒数第一,排名倒数第二的是民营企业。

媒体一边倒地认为,这样的表白矫情。

其实未必。

首先,中国人民花钱养着全世界最庞大的公务员目的很单纯:当好自己的公仆,依法行政,为社会经济发展营造一个良好宽松公平的环境。党和政府历来的要求也无比明确: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

按照常理,这些人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活雷锋。仔细查阅下雷锋日记,那里面无时无刻不洋溢着令人神往的幸福。

但公务员们竟然不幸福。而且调查的结果表明,越年轻越不幸福。

不过,这项调查的一个重大缺陷是没有具体展示幸福的标准。是官威足、汽车好、房子大甚至女友多?还是按党和人民要求比操守、比奉献、比能力、比无私?

但无论哪种不幸福都不是好消息。

如果不幸福的原因是前者,问题就相当严重。这说明,党政机关选拔公务员的标准程序可能出现了严重问题。无论是国考还是平时的任命,将太多好逸恶劳的人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干部队伍中,他们在一种实用主义、功利主义价值观驱使下混进官场,终日想着用权力兑现好处,甚至鱼肉人民,自然感受不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幸福。

比如很多人就怀疑,在独生子女备受家长溺爱的当下,那么多基层干部,将自己的孩子源源不断地以变现接班的方式输送到官场,就是想把权力赋予的好处,世世代代享用下去。这样的动机已然可怕,但竟然能操作成功,则更值得对当前吏治存在的制度性缺陷深刻反思。在社会监督之下,部分官二代最终像李天一那样变成坑爹一族,不仅自己被组织查处,老爹昔日权势也被褫夺一空,但这样的官场闹剧能否避免重演着实让人忧虑。

当然,这也折射出官场的苦乐不均,位高权重者毕竟少数,多数公务员如果缺乏实权,整日面对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,加上政绩考核的压力日渐沉重,长期得不到自我实现的可能乃至应有回报,自然不幸福。不过,这也说明公众盲目仇官是有失偏颇的,毕竟,许多基层公务员受权力所限,还是相对清苦的。

随着新一届领导班子推出八项规定,严控三公,加上反腐力度空前,估计手握实权但只为中饱私囊、贪图享乐的领导不幸福感也在与日俱增,希望能形成长效机制——只有将公权装到笼子里,人民的幸福才有了根本保障。

如果不幸福的原因是想为民服务而不得,问题则更加严重。假设那么多年轻公务员怀着济世救民、服务大众进入官场,但发现一些官场盛行的哲学是为领导和人民币服务,跟对人比做对事重要,结果劣币驱逐良币,日久天长意志消磨,要么随波逐流,要么郁郁寡欢,终无缘幸福。这又开出一个艰巨课题:如何在官员提拔任用过程中实现民主,程序公开透明,完善社会监督,加强问责都迫在眉睫。

在成熟的现代法治社会,公务员越来越像职业化方向发展。也就是说,没有一个国家能保证所有的公务员都像活雷锋那样道德高尚,给予相应的福利待遇,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是国际惯例——在一些西方国家,公务员的工资福利都超过社会平均水平,但前提是民主程序健全,权力运行公开,社会监督完善。否则,整个官场就会在公众猜疑甚至误会中丧失公信力,贪官因为触犯法规、恐惧人民惶惶不可终日,而清官则因为整个官场的黑箱操作饱受误会,都不会幸福。

与其说“公务员最不幸福”是矫情,倒不如说,是多数基层公务员在集体发出推动体制变革的呐喊。

毕竟,一个公务员真正幸福的源泉是人民信任理解尊重——中国官场走进阳光地带是唯一的前提。

不过,那么多人边抱怨甚至批评公务员,边义无反顾地往这个自称最不幸福的队伍里挤,无疑是一个时代价值观的沦丧,以及官本位下公众无力自我救赎的焦虑体现。整个社会在比赛谁更不幸中陷入一个恶性循环,而这值得所有人回到原点去思考:当代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幸福观?

一个人人争当公务员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