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死刑复核的家庭

  南乐郊路还是南乐郊路,3年后却物是人非。

  3年前,小贩夏俊峰在沈阳的这条路上摆摊卖烤串,因与城管发生冲突被带走,后发生两名城管被刺死的悲剧,夏俊峰亦被判死刑。3年过去了,夏俊峰的死刑判决仍在最高人民法院复核中,而南乐郊路成为沈阳有名的夜市,小贩只要每天交上二三十元的“管理费”,便可安心摆摊,再无城管驱赶。

  这一切,不知夏俊峰能否有机会再见。

  冲突

  情急之下,他掏出卖烤串时用来削火腿肠的小刀向上刺时,将申凯和张卫东刺死。

  这个暑假的每个周六上午8点,张晶都会带着儿子强强到沈阳市少年宫画室学习画画,对于这个贫寒之家,强强的绘画天赋是难得的希望,同时意味着不菲的花销,这也是夏俊峰和妻子张晶摆摊的起因。

  从夏俊峰家下楼右转就是风雨坛街,再右转是南乐郊路,2009年5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,小两口推着“倒骑驴”开始在南乐郊路摆摊卖烤串。11时10分左右,城管来了,冲突随之发生,夏俊峰被带至沈河城管分局滨河中队的办公室。

  城管中队办公室在一个居民小区一楼,不久前刚改做滨河司法所的办公室,两位女性工作人员对3年前发生在这个办公室里的一切毫不知情,一位给记者带路的七旬老太是难得的目击者,但她也只是在遛弯时,偶尔看到有人躺倒在办公室的门口。

  张晶后来在旁听庭审时听到夏俊峰称,夏俊峰在办公室里被人拿不锈钢的杯子砸头,还被猛踢下身跪倒,情急之下,他掏出卖烤串时用来削火腿肠的小刀向上刺时,将城管队员申凯和张卫东刺死。

  夏母告诉南都记者,她听说出事后,打车赶到医院,从清洁工的口中得知,送进来的两名城管已经死亡,当即瘫软顺着墙根坐在地上。

  2009年11月11日,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夏俊峰死刑,夏不服,提起上诉。2011年5月9日,辽宁省高院作出对夏俊峰的终审判决:维持原判。

  妻子申诉

  “我也要给孩子一个交代,你爸爸不是他们传的什么十恶不赦的‘杀人犯’。”

  在不久前举办的北京独立电影节上,本来要放映有关夏俊峰的一部纪录片,但影展意外遭遇停电,导演发出道歉微博,他的身后站立着张晶。

  已经不知道这是张晶第几次从沈阳前往北京。自2009年11月丈夫一审被判死刑之后,这段路程3年来对张晶不断轮回。

  杀死两名城管之后,夏俊峰已经放弃,他甚至拒绝让妻子请律师,还给父母写下告别的书信,但张晶仍想救丈夫一命。

  在一审法庭上,夫妻俩除上眼神,没有过多交流。但在终审时,张晶听到丈夫在法庭上喊:“你们撒谎!”,她于是也站起来喊:“老公你坚强点,死有什么可怕的!我会照顾好孩子照顾好家。”

  “我要给老公讨一个公道,也要给孩子一个交代,你爸爸不是他们传的什么十恶不赦的‘杀人犯’,他是被迫的。”张晶说。

  访民能想到的上访的地方,她都走了一遭,但没有任何回应,陆续有媒体介入,但也只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事情的经过。

  然而,网络给她打开了一扇窗。张晶当时连电脑都不会用,她用湖南律师杨金柱所送的一台电脑,在楼下小孩子的帮助下,开始发微博。“我也不知道微博是啥呀。那些网站的编辑就说,这东西能让大家更直接地认识你,肯定对你家的案子有好处。不用上网打字,会发短信就行。”

 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张晶发出了第一条微博后,成百上千的评论接踵而来,其中包括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、知名人士李承鹏。更令她意外的是,这个家庭的命运引起许多人的关注,逐渐有善款源源不断地打到张晶的卡上,仅仅3天,就筹集17万元,著名导演陆川捐给她一万元。

  夏俊峰的事在微博上说得差不多时,张晶开始将儿子强强的画作贴上微博,这引起更大范围的关注,在热心人操办下,强强先后赴武汉、上海等地展出画作。

  张晶四处奔走只希望能救丈夫一命,二审宣判后她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,知名律师陈有西介入后,提出了新的辩护思路。

  陈有西近期在网上公布了两万余字的辩护词,认为该案据以定罪量刑的主要事实不清,城管有重大过错,夏俊峰正当防卫的基本事实不能排除,定性杀人的重大疑点不能排除;原审法院审判程序严重违法,应当出庭的客观证人被限制出庭;旁听席上的证人被违法作证并判决采信,已直接影响公正审判和审判质量,请求最高法依法不核准夏俊峰死刑判决,将本案直接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。

  最高人民法院的复核无疑决定着夏俊峰的生死,陈有西在微博中称,最高法复核法官已约见律师,一直对外界鲜有发言的沈河城管分局相关人士仍然婉拒采访,但同时介绍称,最高法法官已在半个月前赴该局,找到相关人员进行调查,目前仍无结果公布。

  两位父亲两个家庭的老人首次谋面,但杀子之仇的心结并非那么容易打开。

  夏俊峰下岗失业做了街边小贩,申凯退伍转业当上城管队长,他们沿各自的人生轨道运行,制度将他们的命运引向冲突,两人3年前的交会以申凯的死亡告终,留给双方家庭无尽的哀痛。

  夏俊峰和申凯的父亲都是环卫工。十几年来的每天凌晨两点,夏父在一阵剧烈咳嗽声中起床,推着装载清扫工具的“倒骑驴”,到儿子出事地点附近马路清扫街道;申凯父亲2007年结束十余年的监狱生活后,靠在天荣家园小区打扫卫生维持生计。

  两人工作区域相隔十余里,生活中亦无交集,直至2009年事发进入司法程序后,张晶和夏俊峰母亲打听到申凯父母所在,上门试图寻求谅解,两个家庭的老人首次谋面,但杀子之仇的心结并非那么容易打开,申父只是拒绝,申母则直接将张晶等打出门外。

  在夏俊峰的家中,摆有一个供奉台,自夏俊峰出事后,吃斋念佛是夏母每日的必修课。夏家甚至长年在一个居士们活动场所供奉两名城管队员灵牌,最初甚至一天念经6小时以上,希望两人得以超度,以减轻夏俊峰的罪过。

  3年过去了,仇恨似乎并未消减。张晶已没有足够的勇气进入申家。

  南都记者采访时,申父将记者引至存放工具的一个破旧房间里,拿来申凯各个时期的照片,抹着眼泪讲一个四代单传家庭绝后的悲伤。

  申父自述,他十余年前在一家国营单位工作,但因经济犯罪被判入狱11年,直至2007年才出狱。因与申母已离婚,儿子申凯是他最大的骄傲,他说自己被改造时儿子鼓励他重新做人。申父翻着照片,一个漂亮的小男孩长成个帅气的小伙后,求学、入伍、转业到城管,并成长为一名中队长,从青涩干瘦过渡到成熟饱满。之后突然映入眼中的是关于申凯葬礼的相片。

  申父说,时任副市长亲自出席,沈阳市城管局和沈河分局大小领导亦有出席,当时领导也表态给申凯烈士待遇,但他说这个烈士待遇至今没有落实。

  当地政府给申凯家90万元抚恤金,其中30万元给申父买了一套小房子,另60万元留给申母。申父依旧耿耿于怀的是,判决书上要夏俊峰支付的赔偿金并未得到,他通过网络看到网友给夏俊峰家捐款。“说要我们谅解,上百万也没见给我们一分钱。”对于至今未决的死刑复核,申父虽认为判了就应执行,但同时表示“服从政府”。

  管理费

  张晶感叹良多:如果当时就可以交钱摆摊,怎么会发生后来的事情?

  就在夏俊峰案发前一个多月,与南乐郊路一街之隔的桃源街上,小贩们只要每个月交上三四百元,即可以在街上有秩序地安心摆摊,张晶表示,她和夏俊峰也曾过去实地察看过,亦有动过心思,但还没来得及行动,事情突然发生。

  3年过去了,桃源街和南乐郊路却似调了个儿。

  在桃源街摆摊3年的一名六旬小贩告诉南都记者,3年来他们每个月交纳三四百元即可,但就在前一天,桃源街管理人员召集他们开会,称由于次年8月沈阳将举办全运会,拟对街道摆卖进行全面清理,即不管交多少钱,摊也摆不下去,他即将面临失业。

  令人诧异的是,对面的南乐郊路却没有收到这样的消息。正是在这条路路口,3年前夏俊峰被城管带走,之后两名城管被杀,现在这条长约一公里的街道全部被上百名小贩占据。

  多名小贩向南都记者证实,他们每天只需要向街道相关管理人员交纳20-30元不等的“管理费”,就没有人再管他们,既可逐日交纳,亦可按月交。

  沈河城管分局相关宣传人员对南都记者反复强调,夏俊峰案是一个“极个别的个案”,不会因此而上升到要改变城管管理模式,对于目前南乐郊路的变局,他表示并不了解。

  而在两年前的采访中,沈河城管分局一名副局长反复对南都记者表示自己的不理解:“明明是我们的人被干死了,外界咋还揪着我们不放?”她还介绍说,此事发生后,不少城管队员管理的积极性明显受影响,“不怎么敢管了”。

  3年后再次回看这条再熟悉不过的南乐郊路,张晶感叹良多:如果当时就可以交钱摆摊,怎么会发生后来的事情?

  南都记者 张国栋